程德全

程德全(1860~1930)

程德全的資料

中文名:程德全

國 籍:中國

民 族:漢族

出生地:重慶市云陽縣

出生日期:1860年

逝世日期:1930年

最新人物

其他C開頭的人物更多

清朝其它的人物更多

程德全——原清朝奉天巡撫、江蘇巡撫

  程德全(1860年—1930年),字純如,號雪樓、本良,重慶市云陽縣人,本籍江蘇省蘇州府吳縣(今蘇州)。曾擔任清朝奉天巡撫、江蘇巡撫,辛亥革命中“反正”加入革命軍,任江蘇都督、南京臨時政府內務總長等職務,后退出政壇隱居上海。晚清末年,既得利益集團不愿革新變法,以虛假維新應付下層人民,以致亂局已定、不可挽回。程德全明白清王朝已無可救藥,國家前途只有另謀生路。于是,他開始改變施政方針,不再以挽救清王朝為目標,而是以維持地方秩序、保護地方經濟和人民安定的生活為目標,摒棄了傳統的“忠君愛國”的觀念,最終成為第一個反正的前清大吏。

  人物生平

  程德全(1860年(清咸豐十年)—1930年),字純如,號雪樓、本良,四川云陽(今屬重慶)人。清代廩貢生出身,光緒十六年(1890年)入國子監肄業。曾經任過署理黑龍江將軍、營務處總理、奉天巡撫等職。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赴黑龍江入副都統壽山幕。光緒二十六年沙俄入侵東北,受命赴前敵督隊,積極籌戰。光緒二十七年,擢升直隸州知州;光緒二十九年,擢升道員,又賞加副都統銜,署理齊齊哈爾副都統。光緒三十一年,擢升黑龍江將軍。宣統二年(1910年)調任江蘇巡撫,參與預備立憲活動。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電請清廷改組內閣,宣布憲法,以抵制革命。1911年11月4日,上海獨立,蘇州士紳要求程德全謀求自保,避免戰爭,得到程德全的同意。11月5日,上海民軍與駐在楓橋的新軍一起入城,宣布蘇州獨立,推程德全為蘇軍都督,程成了第一位反正參加革命的清朝封疆大吏;12月2日,革命軍克服南京;3日,程被革命黨人推為江蘇都督。1912年,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后,程被孫中山任命為內務部總長,曾經與章太炎等先后組織中華民國聯合會、統一黨、共和黨等。袁世凱任總統后,被任命為江蘇都督。程力主恢復秩序。1913年,宋教仁被刺后,曾親赴上海處理“宋案”并公布內幕。他反對二次革命,主張與革命黨人調和,后辭職退出政界隱居上海,閉門誦經。1926年受戒于常州天寧寺,法名寂照。其遺著有《程中丞奏稿》《撫吳文牘》等書。今蘇州城外寒山寺,有“古寒山寺”四個大字為其墨跡。

  一位典型的窮書生

  父親程大觀是個秀才,以教書為生,程德全隨父親讀書,因家貧,稍長即協助教讀,長年在外。程氏原是個四世同堂的大族,1875年川東發生大饑荒,無法共求生存。同居共財的義門,是中國古典式的社會主義生活。在災荒來臨時,無法維持下去了,只得析產分居,各自謀生。當時,他正在夔州應郡試,回到剛搬進去的家里,除了瓦盆竹筷,存糧數合,一無所有。母親多病,弟妹年幼,程德全即于1878年完婚,由能干的新媳婦操持家務,自己仍因貧無以自給,只好繼續出外教書。不久,家里所租房被收回,無處可去。新媳婦觀察地形,發現在山崖下筑棚也可以遮蔽風雨。一年大水暴發,沖毀窩棚,幸妻子機警,招呼家人得以逃脫。

  母親去世后,弟妹也已成長成人,減輕了家庭的負擔。1890年,程德全把家事托給夫人,出川游歷,希望擺脫貧困的生活。他是廩貢生出生,至京師入國子監學習。然而,他貧困依舊,常常受饑受寒,甚至因饑餓無法出門。他在京學習時,看到東北時局的危機,精心研究起東北問題,這給了他改變命運的機會。

  結識壽山,步入仕途

  東北在京旗人壽山,得知程德全熟悉東北問題,相識后很賞識程的才華。當然,程的才華和學識,并非僅在東北問題上,這只是一個機遇而已。1891年,程德全經壽山推薦,到東北做幕僚,生計問題才得到解決。1895年程德全經歷了中日戰爭后被保舉為安徽省候補知縣。1896年起,他才得以把妻子兒女接到身邊生活。1899年底,程又擔任黑龍江副都統壽山的幕僚(在璦琿)。1900年2月,壽山赴齊齊哈爾任署理黑龍江將軍,程隨行,任黑龍江銀元局總董,兼辦將軍文案。

  這樣一個默默無聞、書呆子出身的小官僚(嚴格說來還沒有做官),能做出什么樣的驚天動地的事業來?

  以性命相搏,與俄軍周旋

  時局的劇變,把程德全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1899年義和團運動發生,1900年列強以義和團運動為口實,組織八國聯軍,入侵中國,俄國更抱有侵吞中國東北的野心,不僅參加聯軍行動,還在東北大舉出兵。沙皇于6月下旬開始對俄國軍隊進行戰爭動員。7月21日,俄軍在海蘭泡滅絕人性地對長期居住在那里的中國公民進行大屠殺。同時,俄軍侵入江東六十四屯,屠殺中國人民。在中俄邊境地區制造了兩起慘案。8月5日俄軍占領璦琿,全面向東北進攻。中國軍隊進行了頑強的抵抗后,連連敗退。俄軍所到之處,燒殺淫掠,慘無人道。

  戰爭爆發后,程德全由黑龍江將軍壽山任為行營營務處總理,前往前線監軍。行次博爾多(今訥河縣),正值謨訥爾河河水暴漲,數萬難民哭號爭渡。摩爾根(今嫩江縣)也已失守,而站上兵不滿千,萎靡不可整頓,已無法組織抵抗。為此,程函致壽山,主張向俄軍請和。8月19日壽山接到清廷議和的命令,當即指派程德全與俄軍議和。22日,程德全三次赴俄營求和,企圖阻止俄軍前進,均遭拒絕。由于程德全以死相求,拔刀自刎,俄軍官急掣程腕制止:“何至于是?!倍碥娪谑峭獠还ナ〕?,不殺無辜,不掠財產。程德全即回齊齊哈爾,撤出軍隊及軍火糧餉,準備和平讓城。24日,俄軍渡過謨訥爾河,28日進抵齊齊哈爾郊外,為俄軍作翻譯的姜某秘密謊報俄軍說:“省城有伏,議和乃誘使近城也?!倍碥姅M即發炮攻城。程急忙出城與俄軍相見,以身擋炮口,懇求俄軍停止進攻,俄軍遂停止炮擊。自此他堅持留在俄軍中,作為人質以釋敵疑。29日,俄軍大驅入城,進占齊齊哈爾,黑龍江將軍壽山自殺。俄軍將領連年剛博夫入齊齊哈爾,大肆擄掠。

  同時,俄軍欲強立程德全為黑龍江將軍,作俄軍傀儡。程以違背國家體制,未得任命,堅決拒絕,并投江自盡以明志,為俄軍救起。為此,程德全致書俄國沙皇,要求俄國撤軍:“(寒冬將至)應由大皇帝撤回兵隊,以靖地方而振商務。日昨帶兵官奉到伯利總督來電稱奉大皇帝諭旨,欲以德全擔任將軍職務。聞之怵惶萬狀。德全以羈旅之人,寄居江省,值此變亂,初意本以保全生靈為主,今荷大皇帝篤重邦交,省城得以安然無恙,德全受賜已多,今乃以將軍殉難,主任無人,欲德全便宜行事,無論德全未奉我敝國大皇帝諭旨,固不敢擅專,而自思失律之臣,偷生人世,已屬厚顏,有何面目冒居將軍之任?反復思維,萬無生理,是以投江自盡,而帶兵官復設法將德全救活,并派人多方勸解,妥為照料,務使德全不再尋短見而后已。但此刻敝國大皇帝消息不知,德全椎心泣血,憂懼昏迷,茍延殘喘,何能辦理地方政務?維念黑龍江全省尚未大定,呼蘭、巴彥蘇、北林子尚有兵隊。貴國必須力保和平,免致開仗,再傷生靈。其關于地方官一切應辦之事,仍祈責成各該員與帶兵官妥為辦理。則將來大皇帝與敝國之交誼,可永保親睦于萬世也。如蒙依允,尚有要求數事,條具于左,事關兩國邦交,德全敢為大清國數百萬生民九頓首以請:‘一、求不傷害生靈;一、求不奪人財產;一、求毋奸淫婦女;一、求中國人民照舊優待;一、求毋更張大清國政令;一、官員人民有愿遷徙者發給護照;一、求發給各城各站人民執照,飭速歸業;一、求前往呼蘭等處收撫,不必多帶人馬,免民間驚恐;一、并求先發告示,大張曉諭,俾眾周知?!?/p>

  不久,程德全被俄軍挾往赤塔,途經呼倫布雨爾(今海拉爾),因天寒患病,由俄國紅十字會治療后釋回,于11月7日返抵齊齊哈爾。但從此身罹風寒之病。

  程德全1900年與俄軍周旋的行動,在朝野贏得了很高的聲譽,東北士民曾希望以權宜之計推程出任黑龍江將軍。但程德全只是一個小官兒,資歷很淺。更何況按照清制,東北維持傳統的旗制,用旗人,不用漢人,以維護清王朝的發祥之地和有戰斗力的兵源。萬無一躍而任為將軍之理。東北士民的推舉沒有被清廷接受。不過,后來的黑龍江將軍、吉林將軍也一再要求清廷重用程德全。1901年2月,程德全被清廷擢升以直隸知州用,賞戴花翎加三品銜。1902年9月,吉林將軍長順委程任三姓(今依蘭)辦理善后交涉兼辦籌餉緝捕事務。

  慈禧對程德全的破格提拔

  1903年冬,沙俄拖延在東北撤軍,日俄戰爭正在醞釀中。清廷急需能員赴東北。但這時清廷在東北傳統的統治基礎已經瓦解,危機來臨,乏人可用,不得不有所改變。1903年12月28日慈禧在京召見程德全,垂詢黑龍江事務,程的回答讓慈禧很滿意,被擢升為道員,翌日又加副都統銜、署理齊齊哈爾副都統。副都統是帶兵官,對程德全的任命,既是越級提拔,又打破了東北不用漢人的慣例。據說,慈禧在任命之前,招待外賓,俄公使夫人在慈禧面前也盛贊程德全,促成了慈禧對程的破格提拔。

  1905年5月15日,清廷任命程德全署理黑龍江將軍,全權處理全省軍政事務。1907年初,清廷將東北改為行省,以袁世凱官僚集團的徐世昌為總督,程于5月7日僅被任為署理黑龍江巡撫,職權削弱,顯然是受到袁世凱官僚集團的排擠。為此,程被迫一再稱病奏請開缺。1908年3月,徐世昌即以程“腿疾未愈”,建議軍機處“賞假數月,回籍就醫”。是月19日,清廷即將程德全署理黑龍江巡撫一職開缺。

  散財豪舉,轟動鄉里

  晚清民初,國家走向大亂之世,程德全施政“以保全生靈為主”,可說是他的核心。為人也豁達大度,樂善好施。他的原配夫人秦氏,與他一起顛沛流離,不幸于1903年去世。當時,他的經濟地位雖然改善了,但仍常常負債。程德全受袁世凱集團排擠去官后,就回家省親。兒子發達后光宗耀祖,程大觀十分高興。他鑒于過去長年窮困生活,推己及人,囑咐兒子籌集多年積蓄下來的養廉銀一萬兩,購買田地,準備用這些田地上的收入,來周濟同族中貧苦無告的人。他要讓程氏族中的人沒有一人挨凍受餓。這是宋代名賢范仲淹創設的社會救助系統,為歷代賢者所仿效,有的家族中的有心人家,甚至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才創設起這套救助系統。正值籌備之際,朝廷重新起用程德全,召其進京。程德全匆匆自家起程,父子倆來不及商量有關辦法。于是,在清明春祭的時候,程大觀把全族的人都召集一起,將銀子分贈給族里貧困的人,讓他們拿了錢自己去力圖生計,并且對于鰥寡廢疾的人,也根據不同情況,給予救濟。這一萬兩銀子就一下子分完了。程氏的這一豪舉,轟動了鄉里。

  程德全自秦夫人去世后,續娶劉氏夫人。劉夫人看到程德全性格豪放,手頭寬松,不是長久之計,但屢勸無效,就悄悄地積蓄起一筆錢來,為程德全的晚年生活,避免陷入貧困,留下了后路。

  調任江蘇巡撫

  1908年11月,光緒、慈禧相繼去世,政局大變。1909年初,攝政王載灃將徐世昌內調,任錫良為東三省總督,程德全也重新被起用,于5月23日任署理奉天巡撫,旋實授。但奉撫一職與總督同城,屬政制改革精簡機構的范圍,遂于1910年4月28日裁撤,程被調任江蘇巡撫。這時辛亥風云降臨,危機嚴重,此時此地此職,斯人又有了令人眼晴一亮的表現。

  程德全到任后,在致中樞人士的信中表示說:“(蘇省)士紳學問向占優勝地位,近來東西文明輸入,而知識亦愈日新,加以張殿撰謇諸人為之導師,力加提倡,將來吾全國之教育模范,殆將取法于茲?!彼诮K非常尊重張謇的意見,與當地士紳也關系良好,在危機時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同時,他也堅強表示:“德全辦事,向不畏難,只有深自刻勵,務以靜專之主義,為治己之方;以立定腳跟,相機因應,為治人之策,如是而已?!?/p>

  當時,江蘇地區的立憲運動開展得十分熱鬧,張謇是運動的領袖。程德全全力支持張謇召開國會、建設責任內閣的主張。他和督撫們也有廣泛的聯絡,希望挽救清廷的統治危機。1910年10月25日,程德全列名東三省總督錫良領銜的主張內閣、國會同時設立的奏折。迫于各方面的要求,清廷于11月4日宣布宣統五年開設國會。但程德全并沒有因此對時局表示樂觀,他繼續要求清廷“趕速簡派內閣總理”。他在給湖廣總督瑞贗的電報中坦率表露說:“目前內外人材不過如此,籌備清單改亦無效,不改亦無效;籌備事項緩亦無效,急亦無效,是可斷言者也。政黨不立,徒法不行,故今日除催設內閣外,竟無第二語可說。催設內閣,非謂天下從此治也,但設一總理,以供人民推翻之資料而已?!斌w現出強烈的危機意識。他充分意識到清廷的腐敗。

  攜手張謇,應對時局

  程德全在政界資歷很淺,實力不雄。而張謇在地方上聲譽很盛,實力雄厚,但兩江總督張人駿不支持立憲運動,與張謇政見不合。程德全和張謇兩人原本不認識,沒有私交。1911年政治危機加劇的時候,兩人開始互相取暖,合作應對時局。1911年2月18日,張謇到蘇州會晤了程德全,從此建立了密切的聯系。江蘇官紳,形成了一個應對危機的政治集團,程德全成了這一集團在政治上的操盤手。

  武昌起義爆發后,程德全打破了一段時間的沉默,連續上奏清廷,要求采取強有力的改革措施,以爭取人心,挽救危機。他在1911年10月13日致內閣電中指出,革命黨人勇敢舉義,“內由于政治改革之觀念,外由于世界潮流之激刺”,“此非朝廷果有嘗膽臥薪之意,草澤恐有前仆后繼之虞”。程德全雖然仍然是為了“消弭革命”,但已經揚棄了“忠君愛國”的觀念,為后來的反正奠定了思想基礎。

  對清廷發出最后忠告

  武昌起義爆發時,張謇正好從北京南歸,到武昌乘輪船回江蘇,在輪船上目睹了武昌起義的景象。他到達南京后,即去會見兩江總督張人駿,要求張出兵援鄂,并速定憲法。張人駿斷然拒絕了張謇的要求,使張謇深感危機的嚴重性,不能不另謀他策。

  程德全獲悉張謇回到南京后,即電邀張前往蘇州,共謀應對時局的方策。1911年10月16日,張謇趕到蘇州,程德全非常贊成張謇的政治主張,囑咐張為自己起草奏稿,張即帶了兩個年輕人雷奮、楊廷棟連夜起草,到12時脫稿。這份奏稿措辭一反常態,十分激越,強烈要求說:“擬請宸衷獨斷,上紹祖宗之成法,旁師列國之良規,先頒明詔,宣布德音,解免親貴內閣,欽簡賢能,另行組織,代君上確負責任,庶永?;首逯饑?,不至當政鋒之沖突;并請下詔罪己,其釀亂首禍之人,亦即降旨予以處分,以謝天下。然后定期告廟誓民,提前宣布憲法,與天下更始?!庇捎诘貌坏礁魇《綋岬捻憫?,遲至10月22日才電致內閣入奏,已經不可能發揮作用。這是程德全、張謇對清廷的最后忠告。

  1915年,楊廷棟從箱子里翻出了這份草稿,請吳湖帆繪畫裝裱,張一鵬題名為《秋夜草疏圖》。1916年3月,楊廷棟向程德全出示了這幅《秋夜草疏圖》,程寫了自跋:“辛亥八月后,吾苦苦勸諫,奚止此一疏?乃反復敷陳,卒不見聽。國體改革以還,日相尋于哄爭猜忌之域,吾時于兩方諄切勸解,亦均不見聽。豈天之不悔禍,抑我之誠不足以感人也?馴至今日,綱紀凌夷,道德滅絕,人民困于水深火熱,幾不可一朝居。嗚呼,既無以對故君,復無以對國人。罪深孽重,夫復何言?丙辰三月楊君以此卷見示,勉書數語以歸之。素園居士?!彼允且陨`為念。

  他們是在對清廷盡心而已,已經明白清王朝已無可救藥,國家前途只有另謀生路了。程德全和張謇的合作,為他們走向與革命黨合作,在江蘇開辟一個新局面,奠定了基礎。

  回天乏力 毅然反正

  于是,程德全開始改變施政方針,不再以從事變革,挽救清王朝為目標,而是以維持地方秩序,保護地方經濟和人民安定的生活為目標。他先通電江蘇各屬令趕辦團防,以固結民氣,保衛治安,“振尚武之精神,弭無窮之隱患”,維持公共治安。上海民軍起義之際,他答復上海道劉燕翼的告急電說:“目前以保全中外商民產業為第一要義,即速邀集地方紳商會商各國領事,設法維持,無任糜爛。此間無軍隊可派,候督院示復遵照?!边@是上海光復的一天了。

  上海起義發動后,蘇屬士紳已屢次協議,決定宣布獨立,正在推舉代表,進謁撫院。1911年11月3日夜,有民軍五十余人由滬專車赴蘇,先赴楓橋新軍標營,宣告一切,共表同情。民軍進城之后,徑往撫院請見,共相推戴程德全反正。程德全宣言:“當此無可如何之際,此舉未始不贊成,務必秋毫無犯,勿擾百姓?!庇谑敲褴妼⒔K都督印呈進,程至此不得已而受之。程德全既宣布獨立,作為第一個反正的前清大吏,也引起一部分革命黨人的不信任,流言盛行,局勢動蕩。于是,程德全鎮靜如常,果斷地采取了兩個措施:一面理去自己的辮發為人民倡,也表示自己的革命決心;一面收集院司各種印信,銷毀于都督府大堂,與舊體制割斷聯系。萬人共見,各種謠言于是杜絕。

  與革命黨人推誠合作

  蘇州獨立后,以張謇為民政長(未到任),張謇一系的立憲派后起之秀,楊廷棟(翼之)、沈恩孚(信卿)、雷奮(繼興)、黃炎培(韌之,黃也屬同盟會)等都參加了都督府的工作。1911年11月9日張謇到達上海,熱衷于組織臨時議會。程德全也參與了新國家的體制建設工作,11月11日,程德全會同浙江都督湯壽潛致電滬軍都督陳其美:“吾國上海一埠,為中外耳目所寄,又為交通便利、不受兵禍之地,急宜仿照美國第一次會議方法,于上海設立臨時會議總機關,磋商對內對外妥善方法,以期保疆土之統一,復人道之和平,務請各省舉派代表迅即蒞滬?!?1月13、14日,連續兩天會議,通過陳其美召集了各省都督府代表聯合會。

  同時,張謇也在努力爭取袁世凱反正。張起草了《擬會程德全屬楊廷棟進說袁世凱》,勸袁反正:“其必趨于共和者,蓋勢使然矣。分崩離析之余,必求統一維持之法。謇最近一電,不獨審勢而云爾,實輿論之大同。雖賁育之勇,不能收已發之弩;孔孟之圣,不能回東逝之波。以公之明,詎不察及,愿公以犬馬土芥之喻,與水土社稷之訓,參互觀之也。孟子不王周,故崇伊尹為圣;船山內中國,故斥余闕非忠。抑愿公之證其通矣。至于華盛頓傳,則世多能道之,亦公所諗,不以煩聽?!?/p>

  程德全以前清大吏反正,處嫌疑之地,在控制政局上處境困難。1911年11月11日,他向張謇求援說:“弟勉力支撐,現已告竭;公遲遲其行,如有破裂,不敢任咎。祈速命駕前來,即日交代,得公鎮撫,不唯各方面疑團解決,且須速商各都督推舉臨時大統領,方于時局有裨。弟忍死以待,遲恐無及,不忍多言?!钡珡堝啦辉府斦缫獩_,僅將前清諮議局改組為民國省議會。為了緩解革命陣營內部的矛盾,11月14日,程又致電各省都督:“大局粗定,軍政民政亟須統一,擬聯東南各軍政府公電懇請孫中山迅速回國,組織臨時政府,以一事權?!边@是與革命黨人的推誠合作。同時,張謇一系全力推動程德全統一江蘇,唐文治領銜上書陳其美說:“文治等又有言者:‘值茲大局尚未全定,軍事計劃自必特別注重,因以上海為重鎮。若夫其他行政事宜,盡可統全省為一致。今蘇垣恢復后,各軍隊及各屬士民公推程都督主持一切,誠足以副全省之望。文治等深知程都督熱心國事,銳意改革,舊日各督撫無可與之并立者。上海亦蘇省之一部分,若行政亦經分立,殊與全省統一有礙,擬請從長計議?!标惼涿缽秃硎荆骸疤K省敉平后,民政各事,自以由程都督統轄為宜。惟應今日之情勢,駐滬各軍,不能不有所統攝,故敝處專注重于進取事宜?!标惖某兄Z,穩定了程的地位。

  1911年11月21日,張謇到蘇州主持了省議會開幕式,程德全即請張謇代理都督,自己則于22日抱病前往高資(位于江蘇鎮江市丹徒區,建制于宋代,系江南名鎮)前線視師,發表誓師詞,并抵達前沿勞軍。當時,上海起義成功后,蘇浙各地相繼響應,組成蘇浙聯軍,進攻負隅頑抗的南京清軍。張謇希望程德全在前線立功,出任蘇寧統一的江蘇都督。但程自己的軍事力量薄弱,還沒有力量駕馭革命多年、派系分立的聯軍將領。1911年12月2日,聯軍攻克南京,鎮軍將領林述慶自稱都督,與聯軍總司令徐紹楨發生沖突。當時程德全正到達上海與各方商量政局,各方達成一致,公推程德全為江蘇都督,請林述慶進兵臨淮,以解決南京方面的紛爭。12月5日晚上,程德全由滬赴寧,出任江蘇都督。程德全在反正后的一系列政治措施,深得革命黨人的信任,形成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難以履行政權,只得稱病退出

  程德全既得到同盟會領袖的支持,遂于12月5日晚從上海前往南京。宋教仁也到南京協同調和諸軍,說服林述慶將行政權力移交給程德全。翌日,程通電就任江蘇都督,并著手組織都督府,以宋教仁為政務廳長。但不久宋教仁即回上海處理革命陣營選舉大元帥一職的糾紛,而南京軍隊紛擾,餉源缺乏,林遲遲不能出師,繼續控制南京地方權力,程德全難以履行江蘇都督的職權。至12月9日,程也不得不離寧赴滬。

  為了整理革命后的南京秩序,12月15日夜,程德全再次偕同湯壽潛、陳其美赴寧,力圖整頓南京秩序,調和諸軍,組織政府。張謇也于17日到達南京,目睹“客軍紛擾,居民大恐”的局面,束手無策。程德全無法維持南京秩序,于18日憤憤離寧,重回上海,稱病不出。革命方面一時缺乏權威,無法整理南京秩序。程德全在張謇的支持下統一江蘇行政的計劃一時受挫,但這一政治集團也在革命后的江蘇地區顯示出了相當的力量。

  1912年1月1日,江蘇省議會推莊蘊寬代理都督,接替程德全。1月3日,孫中山在南京組織臨時政府,任命程德全為內務總長。程遂卸江蘇都督職務。當時,南京臨時政府任命了一批同盟會員次長,掌握實際權力,被譏稱為次長內閣。程作為非同盟會總長,并未到南京就任。

  對政黨活動的認識

  當然,程德全并沒有停止政治活動。他在前清時,就認識到國家立憲就需要組織政黨。而這時光復會會長章太炎和孫中山有分歧,也在組織政黨。于是,兩人合作,于1月3日宣布成立中華民國聯合會。

  但很快,程德全就體察到中國政界的落后與幼稚無知,無法履行政黨政治的職責。他勸章太炎遇事平心,勿逞小忿,但章胸襟狹小,絕不見聽,兩人無法合作,程即退出了由聯合會改組演變而來的共和黨,與副總統、湖北都督黎元洪組設政見商榷會,但也沒有成功。后來,程德全在給黃興的一封長電中說:“近日實無所謂政黨,不過一二沽名之士以黨名為符號,而一般無意識之人從而附和,自命政黨,居之不疑,叩以政見,毫無所有。德全前之脫除共和黨籍實由于此,后之組設政見商榷會亦由于此?!焙髞韽垏普诮M織民主黨,程告誡說:“智識幼稚,如吾國是,則黨派實不應發生太早,由此點思之,吾國至少非有五年或十年之預備,不可言黨也?!?/p>

  這是對國情的清醒認識。當代知識分子觀察、評論這段歷史,應該好好體察當時人的真實體會,而不要單純地從事理論邏輯推理。

  脫離政壇

  1912年4月1日,孫中山解除了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的職務,袁世凱在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后,任命唐紹儀為國務總理,經在南京的臨時參議院通過,接收了南京政府,遷往北京。程德全當時沒有職務在身,準備前往國外游歷考察。但時局還不允許他賦閑。由于代理江蘇都督莊蘊寬能力薄弱,無法控制復雜的政局,各界迫切希望程德全復出。4月13日,袁世凱任命程德全為江蘇都督,移駐南京。程德全在張謇的支持下,完成了江蘇的統一。但江蘇地區也是革命力量雄厚的地區,程德全作為中間派的政治領袖,以雄渾的魄力、靈敏的手段、公正的宅心,努力維持政局和社會的穩定,贏得了社會的稱頌。同時,他在全國的紛擾中努力調和南北矛盾,是中間派的重鎮。

  由于袁世凱蓄意武力統一中國,南北終于決裂,爆發了二次革命戰爭。袁世凱派遣北洋軍隊和張勛所部南下。程德全已經無能為力,被迫下野,脫離了政壇,閉門頌佛。

程德全相關的歷史人物

程德全的簡介

程德全的生平

程德全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

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